亲历浃水大闸建设

来源:张益帆 口述 应芳舟 整理 发布日期:2019-08-15 11:19:53 阅读数:-

【文字 关闭窗口
? ? 1966年至1972年任浃水大闸工程指挥部副主任、1972年至1997年任长山区水利委支书。1997年起任北仑区农村水利管理总站站长。1994年被省水利厅评为浙江省基层水利站先进工作者,这是张益帆自述的几个重要时间关点。
小浃江是我们鄞东南的主要水系,她的水源来自于东钱湖和三溪浦。整个鄞东南数十万亩地表集雨主要通过她排入大海。东钱湖——小浃江上的碶闸,比较有名的有云龙碶、五乡碶、东岗碶、燕山碶、义成碶,在历史上都发挥过重要作用。
? ? 1966年夏天,在台风影响下,我们镇海县长山区发大水,大片土地被淹没,村庄道路甚至可以撑船了,给当地非常大的损失。其间,改建于1962年的义成碶因排水不畅,当地政府有意在下游建造一座大闸。当年6月,镇海县长山地区召开贫下中农代表大会,决定修建浃水大闸,获得县政府批准。10月,浃水大闸指挥部成立,决定在小浃江的尽头,利用大山和笠山之间的有利地形开凿闸基。指挥部由小港、枫林、下邵、江南四个公社的干部抽调组成,成立不到一个月,我作为小港公社的干部到指挥部参加工作。
? ? 指挥部设在原来小港港口李家那里,附近只住着棉花队和盐场工人。指挥部到了那里没房住,怎么办?我们发现小浃江浦道上的芦苇长得高大茂密,就动员工人割来芦苇与毛竹夹在一起做成围墙,在上面盖上毛竹、铺上稻草就成了屋顶。大家一起住在草棚里,起先铺稻草、打地铺,后来改睡用砖头支起来的竹眠床。指挥部成员的房间小一点,住六个人;民工以编组为单位,在负责人带领下住的是四五十人一间的大通间。夜里用桅灯照明,居住条件很差。
? ? 当时生活物资十分匮乏,吃的大米是各自从家里背来的,后期得到区粮管所的补助,批给我们两千斤大米,情况稍微得到了改善。这里我讲一个故事,因为工地食堂没有油,有一次,一个下邵公社过来的指挥部成员从家里带了一罐猪油,用来拌菜吃,饭还没吃完,就有人贴出大字报说指挥部走资派生活特殊化。那天夜里恰逢指挥部的茅草屋被风吹倒,他的帐子都翻倒了,一怒之下就卷起铺盖回家不干了。
? ? 在实际工作中,我们提出“三化”口号,就是组织军事化、生活集体化、行动战斗化。其中的组织军事化是每个公社组成一个民工连,设立连长、排长。这样,四个公社就有四个连,另外再由退伍军人和部分党员组成一个炮排,负责打炮眼放雷管炸笠山,任务是两万方土石。我负责小港民工连的工作,当时是半脱产的待遇,工资一半由国家发给,另一半由生产队发放给我。
? ? 浃水大闸工程国家投资八万元,镇海县地方资金三万元,其余两万多元由长山区群众自筹解决。当时小浃江在长山区的灌溉面积大约有水稻田四万七千亩、棉花地一万四千亩。这两万多元群众自筹款就按照水稻田三角一亩的标准平摊,棉花地按照四亩折合水稻田一亩计算。水利工程建设需要大量的劳动力和机械设备,但是当时工地上没有电,开不了机器,那就只能用劳动力来弥补。当时预测大闸全部完工需要20万工,长山区下辖的小港、江南、枫林、下邵公社按照田亩数量分摊劳动力,参加建设的工人最多时候有500人,都是各个乡镇挑选出来的,其中一半左右是党团员。
? ? 当时条件非常艰苦,开山打炮的工人穿着布制上山袜、草鞋,一天劳动下来都磨穿了底,需要天天更换,后来用手拉车的轮胎做鞋底才有所改善。混凝土要用的石子,是妇女们从开山下来的石块中,一粒一粒敲出来的,十分辛苦。
? ? 在大闸建造中,发生过很多小插曲。第一个小插曲,是自行车装载3000个铜雷管。1966年底,工程刚开始的时候,炮排使用的是纸雷管,需要用香烟头点燃引爆。1967年,雷管用完了。有一天早上,我和一位民工骑着长山区水利委仅有的两辆自行车去鄞县大嵩盐场雷管仓库,一共领来3000枚雷管。没有其他交通工具,只好用自行车装回来。回来的时候,连吃饭的地方都没有,因为沿路的饭店工作人员看到我们自行车装的是雷管,都不敢接待我们。回到工地,打开一看,我们才发现这一批雷管竟然是铜雷管,它可以用来炸坦克,比纸雷管威力大的多,关键它还需要用电启爆。为此,工地购买了一部8匹的柴油机和10千瓦的发电机,我们也就在那时才用上了电灯。说起柴油机,这里再插一段,1967年过年的时候天气特别寒冷,管理人员事先没把水箱里的水放掉,第二天早上发现紫铜做的水箱已经冻得开裂了。
? ? 第二个插曲是购买手拉车用钢珠。郎家坪水库造好后,他们工地用过的105部手拉车供我们使用。我们派民工去拉回来,早起晚归,一人拉两部,来回大约走了一百四五十里路,全部拉回到工地。结果发现一半手拉车里的弹子(轴承内的小钢珠)没有了,没法正常使用。当时正是“文革”,这么小零配件,供销社五金店竟然没有货。我和工程科的同事骑着自行车,从小港到大碶,过育王岭,到宝幢、五乡、,一路问下来,都没有。最后总算在奉化西坞一家修车摊买到了钢珠,全部买来也只有十多斤。数量不多,但却解决了我们的燃眉之急,没有对工期造成影响。
? ? 在工程后期,造反派经常扛着大旗来工地扰乱,还用大喇叭喊话,甚至突击抓人,对我们的正常施工程造成了一定影响。有一次,宁波市召开批斗大会,各乡镇纷纷发动群众前去参会。我们工地有人也想去参加,我不让他们去。我就对他们讲道理,你们是来干什么的?你们是来造大闸的,我们抓革命、促生产,你们如果去参会,你们的工账是没有的。当时我用不给记工账的方法来阻止他们,这个方法很有效,四五百人的工地,最后只有一个造反派的人去参加了批斗大会。
? ? 再来讲讲大闸一夜筑碶底的事情。浃水大闸工程进行到后期,受“文革”冲击,工人出工常常受到影响。指挥部就想了一个办法,以大队(村)为单位,一天一天轮流做,以便尽快完工。1968年4月,在炸山任务完成后,指挥部决定用水泥浇筑碶底,当时正好轮到枫林公社东岗碶大队(村)工作。为确保质量,起底浇筑水泥必须在一夜完成。当时不像现在有混凝土搅拌机,我们那时机械化程度基本为零,于是只好靠人工用铁锹搅拌,铁棒捣实。加上前期手工扎钢筋、敲石子等准备工作,那些村民整整忙了三天三夜,终于圆满完成了十孔碶门碶底浇筑任务。当时能在困难条件下完成任务,主要靠的是党员带头、贫下中农积极参与劳动。
? ? 大闸工程进行中,也存在一些不足。有一次,开炮炸山的时候,火药放多了,多打掉八百方土石。在“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我们马上检查是不是反革命分子破坏,后来发现是火药过多的原因。
? ? 1967年开始,我们先搞预制,把梁柱、楼板、盖板都提前做好。开山开到1968年,后面的工程进度就快了。1968年底,花费20万工时的浃水大闸建成。那时大闸使用两台10吨电动葫芦行车启闭,配备一台30千瓦发电机,所有机械故障都是我们管理员自己维修。我们其实也没受过机械修理培训,都是自己在实践中琢磨,慢慢总结经验。1972年,改为螺旋杆机械启闭机。
? ? 浃水大闸是小浃江上唯一一座解放后修建的碶闸,一共十孔,每孔净径2.5米,闸底高程0.29米,闸门出水口60米就是大海,排洪流量每秒143立方米,在当时算很大了。从此以后,在小浃江航道的尽头,一座新的碶闸取代义成碶,成为了鄞东南地区拒潮泄洪的第一道防线。浃水大闸建成后,每年有一亿多方水排入大海,鄞东南灌溉面积也由原来的35万亩增加到40万亩,并且至今仍在发挥作用。
? ? 作为配套工程,在浃水大闸建成后,我们还对义成碶至浃水大闸2.4公里长的浦道进行拓宽、疏浚。我们在前期测量的基础上,把疏浚任务落实到每一个公社,所以前来劳动的都是四个公社干部带来的农民。到1969年底,浦道得到疏浚,整个浃水大闸水利工程才最终结束。在浦道疏浚中,江南乡还发了一笔小财。他们在开挖疏浚老码头时,挖到很多松木桩。俗话说,“千年水底松,万年燥搁枫”,松木被海水浸泡,可以保持很多年不坏。他们把挖出的桩剖开木来利用,江南乡人民大会堂所有的凳子、椅子就是这么来的。
? ? 浃水大闸造好后,我便在大闸做管理员。老百姓称我们碶闸管理员是“神仙老虎狗,天晴好去走”。就是说在红猛太阳天,你可以四处去外面走,但是一下雨,你就要日夜值守。那段日子比较辛苦、枯燥,特别是到了汛期会更苦,日夜不能睡觉。最严重的一次,记得那时还没通上电,碰巧遇到机械故障,十吨重的启闭机坏了,只能靠大家手拉,半公分、半公分的缓慢抬高。等到潮水要涨了,又给碶门放下去,来来回回,最后手上都起泡了。这样整整12天我都没在床上睡一觉,导致眼睛又肿又红。
?